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王良其、叶振东律师出庭作无罪辩护,张某某冤案昭雪被无罪释放

    发布日期:2017/1/13 15:38:58

    009年8月20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来到肥东县看守所,向涉嫌构成强奸罪的张某某宣判: 撤销肥东县法院(2009)肥东刑初字第119号刑事判决,张某某无罪释放。此时此刻,已被关押了近17个月的张某某流下了泪水……
     
        肥东县杨店乡某某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张某某(肥东县国土局下派挂职干部),因涉嫌强奸罪被肥东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后被告人张某某不服一审判决,依法提起上诉。与此同时,张某某的妻子亦认为张某某涉嫌强奸实属冤案。于是,张妻在该案上诉审期间,慕名来到本所,要求委托本所王良其和叶振东两位律师担任张某某的二审辩护人。本所两位律师根据张妻叙述的相关情况,感到案情重大,一审判决疑问较多。律师应当追求公平正义的使命感,促使两位律师接受了张妻的委托担任张某某的辩护人。通过认真查阅案卷材料,研究有关证据,依法会见被告人,本所两位律师发现本案中存在许多重大疑点,其中受害人谢某某陈述被强奸的时间、地点、次数先后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且公诉机关所有的证据均来源于受害者谢某某一人的陈述,实为孤证无法查证,加上张某某在下派挂职担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期间,与他人发生较深工作矛盾所形成的复杂人际关系。因此,两位辩护律师认为该案属于重大疑案,并极有可能是错案。依据《刑事诉讼法》“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构成犯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规定,本所两位律师通过精心准备,在该案二审开庭审理过程中依法为张某某作了无罪辩护。
     
        不久,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下达了(2008)合刑终字第195号刑事裁定书,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遂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89条第3项之规定,撤销原判决,发回肥东县人民法院重审。发回重审过程中,肥东县检察院对该案进行了撤诉。但是,肥东县检察院在撤诉的一个月后又对张某某重新进行起诉,指控其犯有强奸罪。肥东县法院在对该案再次开庭审理后,作出(2009)肥东刑初字第119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张某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上述判决宣判后,张某某不服,遂向合肥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王良其、叶振东两位律师再次依法为张某某作了无罪辩护。合肥市中级法院经过认真审理,采纳了辩护律师的无罪辩护意见,遂于2009年8月20日下达终审判决,撤销肥东县法院(2009)肥东刑初字第119号刑事判决,张某某无罪释放。
     
     
     
    特别声明
     
        刊登本所两位律师撰写的《辩护词》目的是为了用于律师开展学术交流和业务探讨;因社会善良风俗和众所周知的原因,本网站在刊登该辩护词时对相关内容作了技术处理。
     
     
     
                                                                      《辩    护   词》
     
     
    致: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张某某近亲属的委托,并征得被告人张某某本人的同意,指派我们作为其二审辩护人参与案件的诉讼活动。
        在2008年11月21日本案被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之前,我们曾参加了本案的二审诉讼活动;在2009年2月19日公诉机关撤诉之前,我们又参加了本案发回重审后的一审诉讼活动;在公诉机关撤诉之后,我们又参加了2009年4月21日的庭审。在上述过往的三次庭审辩护过程中,我们认真查阅了本案的全部案卷材料,研究了有关证据,依法会见了被告人,对案件的事实有了更为全面的掌握和认识。令人欣慰的是,原来二审法院曾采纳了我们的对案件事实认定的辩护意见,亦认为本案基本事实不清,虽然没有直接宣张某某无罪,但却将本案发回重审;在发回重审过程中,公诉机关一开始亦能实事求是,撤回了对张某某起诉。但令人遗憾的是,公诉机关为了不承担办错案的责任,于2009年2月25日又对张某某再行起诉,同时二审法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过份考虑案件本案以外的事情,不顾案件的基本事实,仍然对张某某进行有罪认定并判处刑罚。
        本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张某某构成强奸罪仍然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属冤案、错案。
     
        一、公诉人在一审法庭辩论过程中,已经认为本案“没有直接证据、没有物证、张某某拒不认罪”,因此一审法院在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认定张某某构成强奸罪是为了帮助侦查机关、公诉机关逃避应承担的冤案和错案责任。
        本案发回重审后,公诉机关先行撤诉,再另行起诉。在另行起诉后的2009年4月21日一审开庭审理过程中,公诉人在发表第二轮法庭辩论意见时曾经说:“由于本案的特殊性,不可能有直接证据,也不可能有物证,同时张某某又拒不认罪”。在此情况下,本辩护人试问:一审法院认定张某某构成强奸罪并判处刑罚的事实根据是什么?其依赖的证据又是什么?
        事实上,在等待一审法院作出判决的过程中,根据我们的了解和张某某妻子的了解,公诉机关在撤诉后,侦查机关与公诉机关相互推逶,均不愿承担错案责任,导致公诉机关再行起诉。此间,肥东县政法委多次反复协调,便形成了如今的一审判决结果。我们认为,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无论是对法律、还是对张某某都是极其不负责的!
     
        二、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发生了强奸案件。
        起诉书指控,“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某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她人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根据公诉机提供的所谓“证据”来看,我们不难得出,起诉书对张某某构成强奸罪所进行的证据认定,完全是依据受害人谢某某自已一个人的陈述,即所有的证人证言均出自受害人谢某某一个人之口。这就是说,受害人谢某某的陈述是否真实可信,是靠自已的另一次“陈述”来证明的,通俗地说,就是“用自已来证明自已”是正确的。我们认为这在逻辑上是否有点荒诞?此外,本案卷宗内并无谢某某的日记在案。
        事实上,从卷宗材料上来看,谢某某写给其班主任王某某的信只是称其被张某某“亲”了一下;向其同学李某某、李某告诉时,也是对她们说“张某某的怀抱很温暖”、“我对张某某有好感,老在想他和我讲过的甜言蜜语”之类的女孩之间感情倾诉的话,而并无起诉书所指控的“强奸”一说。而且谢某某本人的陈述也是前后矛盾,并不能自圆其说,甚至发生数次“强奸”还说不出张某某的身体特征或衣服特征。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性暴力犯罪,本案所有的指控证据中,没有任何一件物证或书证能够直接印证谢某某的陈述。相反,本案中虽有肥东县人民医院……,但这这些所谓的证据与本案并没有关联性,更不能与张某某实施了强奸行为发生法律上的联系。因此,我们可以很轻松地得出这样的结论,本案并没有任何查证属实的证据能够证明真得发生了所谓的强奸案件!
        此外,我们不知道谢某某写信给其班主任王某某的目的是什么。报案?很显然不是,因为谢某某明确要求王某某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是“备案”?防止以后万一?如果是这样话则说明谢某某很有心计!
        试问,假如在日后的某一天,谢某某走向成熟后后悔控告张某某,那么,起诉书所指控的“强奸”事实还能站得住脚吗?
     
        三、本案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张某某实施了强奸行为。
        通过阅读本案卷宗相关受害人陈述和其他证人《询问笔录》,我们发现以下很值得我们思考的事实:
        1、受害人谢某某在2008年3月25日的《报案材料》中称“……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听尽了张书记的花言巧语,使我相信了他……你们想想,是他欺骗我,利用我的感情,伤害我一生的幸福……”。
        2、2008年3月26日公安机关对受害人谢某某的《询问笔录》中,问:“在张某某和你最后一次发生性关系后,为何你自已去了他的宿舍?”谢答:“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后,我开始对他有好感了……我和她们讲过,张某某的怀抱很温暖,而且我也和李某、李某某她们讲我对张某某有好感……我就老在想他和我讲过的甜言蜜语,才慢慢地对他有好感的……”。
        3、2008年3月28日公安机关对受害人谢某某的《询问笔录》中,谢答:“……前一天和我妈妈吵架了,我生气就早上四、五点钟到学校了,……我一直想告张某某,但有时候想到他讲的笑话,我就不忍心告他。一开始张某某讲让我做他的老婆,后来李某老师和我讲张某某是有老婆的人,他是披着羊皮的狼,讲的话都不能信,所以我才要告张某某的。”
        4、2008年4月7日检察机关对受害人谢某某的《询问笔录》中,问:“既然讲张某某强暴你,为什么对他还有好感?”谢答:“他住在我们学校,学生经常去他那玩,觉得他很有意思……”问:“今年春节后,你是否多次给张某某打电话?”答:“是的,他不接。”问:“打电话是干什么?”谢答:“问他到底对我是真心还是假心。”
        5、2008年5月22日检察机关对受害人谢某某的《询问笔录》中,问:“你为什么先打张某某的手机电话?”谢答:“我是打着玩,骚扰电话,我打电话就把电话挂了。”问:“你怎么知道张某某的手机号码的?”谢答:“是李某某跟我讲的。”
        二审法官:本案中,假如张某某真得与谢某某发生了性关系,我们从谢某某的上述陈述中,我们还认为是张某某在强奸谢某某吗?!
        此外,我们还发现以下很值得我们去深思的情况。第一,自从谢某某与张某某接触后,立即改变了以往与其他同学一道上学的习惯,并时常大清晨去学校上学,这是否意味着谢某某为了想单独会见张某某呢?第二、张某某为什么能顺利地多次“强奸”谢某某,这里面是否有某种“顺其自然”的规律呢?第三,受害人谢某某与张某某之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通话记录呢?这是强奸犯与受害人之间的通话吗?他们在交流什么呢?第四,受害人谢某某在得知张某某要走了,为什么就“不想话了”并且要告张某某?这是不爱情无果由爱生恨呢?
        因此,我们认为,本案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人张某某实施了强奸行为。
     
        四、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某构成强奸罪属冤案、错案;一个没有具体作案时间的强奸行为,能认定构成强奸罪吗?
        本案在案发之前,张某某在杨店乡红塘村挂职任党支部第一书记,而本案的关键证人李某的父亲李某某也是该村的书记。据杨店乡红塘村众多村民共同出具的《陈情书》反映,张、李二人在工作配合过程中有较深的矛盾和经济利益冲突。但本案在李某某之女李某老师介入后,讯速转化为刑事案件。李某不仅要求受害人谢某某上告,还称张某某是“披着羊皮的狼”,并对受害人谢某某说“张某某是在欺骗你!”“他是有老婆的人”等等。试想,假如谢某某对张某某“一往情深”,在听到李某老师的一翻话后,肯定内心会做出剧烈地反映。此外,如果李某老师真得是为了声张正义,应当要求谢某某向公安机关报案,因为作为教师应懂得向公案机关报案,而不是向村里干部李某某报案。但李某老师为什么要求受害人谢某某向村里干部李某某报案?这是不是在利用谢某某而携私报复?而事实上村里干部接到谢某某的报案后,在村里干部的“努力”下,张某某的命运急转直下,在一翻“是公了还是私了”无效后立即讯速转化为刑事案件,张某某身陷囹圄。很显然,这里不能排除谢某某控告张某某强奸是受他人恶意指使。
        不仅如此,更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起诉书在指控张某某构成强奸罪时,不仅证据不足,而且也明显存在严重的事实不清:“经依法审理查明……此后一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早上,被告人张某某以拖拽硬拉的方式将谢某某从红塘小学六年级的教室拖其校内的宿舍,掀起谢某某的上衣后脱下谢某某的下衣将谢某某强奸。又过了一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早上,被告人张某某以同样方式将谢某某拖至其在红塘村办公室的宿舍内,将谢某某强奸”。很显然,起诉书关于张某某实施强奸行为发生的时间也没有搞清楚。起诉书在这里用了一个时间跨度非常之大、而且非常不确定的“一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早上”。这种对具体行为的描述方式,给人感觉是在说故事,而不是在认定犯罪行为事实。况且,起诉书存在这种对具体犯罪行为不确定的描述方式,本身就是证据不足和事实不清。
        试问:一个没有具体作案时间的强奸行为,能认定为构成强奸罪吗?
        很显然,起诉书关于张某某犯有强奸罪的认定,是建立在对受害人谢某某一个人陈述的基础上作出的,其间并无其他证据印证。我们认为,受害人谢某某的陈述在无其他证据能够印证的情部下,在本案中充其量只是一份孤证。因此,我们认为起诉书对于张某某构成强奸罪的指控是一份危险的指控,因为只要谢某某一个人推翻其陈述,该指控就会变成空中楼阁!
     
        五、本案审理过程中,受害人及全部证人均未出庭作证和质证,此类言词证据无法查证,依法不应作为定案证据。
        《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第四十七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证言并经过查证属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但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害人、全部证人均未出庭接受质证,故上述言词证据无法查证,因此上述言词证据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至今没有见到受害人谢某某!法庭也没有见过受害人谢某某!本辩护人不禁要问:本案中的受害人在哪里?谢某某在哪里?本案是否真得有受害人存在?
     
       六、公诉机关撤回对张某某的起诉后,又重新提起公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51条规定,“在人民法院宣告判决前”,只有“发现不存在犯罪事实、犯罪事实并非被告人所为或者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可以要求撤回起诉”。也就是说,本案公诉机关撤回对张某某的起诉后,应当是基于发现张某某不存在犯罪事实、或者是犯罪事实并非张某某所为或者不应当追究张某某刑事责任的的情况下依法作出的。因此,公诉机关理应依法释放张某某。如果公诉机关要想重新再起诉张某某,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53条“撤回起诉后,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不得再行起诉”之规定,公诉机必须满足有新的犯罪事实或新的证据条件。
        然而,本辩护人通过公诉机关新提交的证据目录和相关内容,我们并没有发现张某某新的犯罪事实,或存在能够证明张某某构成犯罪的新证据。因为证人中的方亚茹、丁绍婷、谢道芳她们在过去已经作过证言,她们不是新的证人,且她们在《询问笔录》中所作的证言并不构成张某某构成犯罪的支撑证据;证人王海波的证言、慈溪市公安局龙山派出所出具的谢某某下落不明的《证明》、肥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的有关在侦查中相关情况需要说明的《情况说明》,这些证据的证明对象和内容对认定张某某构成犯罪亦无任何帮助或实际意义。相反,通过上述这些所谓的证人证言等证据来看,他们反过来不仅更加可以证明张某某不构成犯罪,且进一步证明本案公诉机关在撤诉后又行起诉是严重的程序违法。
        因此,本案公诉机关在撤诉后又行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人张某某实施了强奸行为,也不存在有受害人。因此,这是一起非常明显的冤案、错案。在此情况下如坚持认定张某某构成严重的性犯罪——强奸罪,并对其判处刑罚让其身陷囹圄,这对于张某某及其及家庭来说,不仅是绝对地让其毁灭,同时也是对法律极其不负责任。为此,本辩护人提请法庭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规定,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并宣告张某某无罪。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采纳。谢谢!
                                                                       辩护人: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
                                                                             王良其、叶振东   律师
     
                                                                                      2009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