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郭爱、付磊律师:铜陵市毕万君抢劫杀人案二审辩护词

    发布日期:2017/1/13 15:43:38

    铜陵新闻网对本案全程视频直播,网址:http://www.tlnews.cn/live/2012-07/17/content_165047.htm

    导读: 铜陵市孙琳、毕万君抢劫杀人一案,因被告人孙琳不服一审死刑判决而提出上诉,安徽省高级法院依法进行二审。因另一被告人毕万君未委托律师,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本律师为毕万君提供法律援助,担任二审辩护人。7月18日上午9:30分,在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开审理本案,本律师出席庭审活动。

    案情简介:被告人孙琳、毕万君及被害人任家堂均系安徽无为县人。孙琳自2010年开始在无为县红庙镇租房养宠物狗,毕万君系其帮工,任家堂在当年底与其合伙,并住在狗场。孙琳获知任家堂刚离婚,并分得七八万元后便意图谋取,由于毕万君也欠债较多,于是,孙琳向毕提出杀人谋财的想法。

    2011年1月21日,孙琳归还任家堂一万余元账款后,对毕说晚上将任灌醉,然后让毕用“军刺”(一种刀具)将任杀死。当晚任被灌醉,孙让毕杀任,自己离开现场。毕万君因害怕未用“军刺”,而改用大铁锤朝任头部连续打击数次,致任死亡。事后,毕电话告知孙。孙随即赶到现场,从任的钱包中取出一万元交给毕,自己留下数千元,并将任的银行卡拿走,两人到自动取款机取款,因不能破解密码,未果。后两人用汽油焚尸,未能烧毁,便驾车将尸体抛弃于铜陵市普济圩农场的水渠中。

    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孙琳、毕万君为谋取钱财,故意杀死被害人任家堂的行为均构成抢劫罪;依法判处孙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毕万君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并限制减刑。

    被告人孙琳不服一审判决,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2年7月18日9时30分,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三庭在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开审理此案。安徽法院网、铜陵新闻网届时视频直播庭审过程。

    以下是本律师公开发表的辩护词

     

     

    辩 护 词

    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接受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的指定,指派郭爱、付磊律师(以下简称为“本辩护人”)为涉嫌抢劫罪并被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被告人毕万君提供法律援助,担任其二审辩护人。本辩护人通过阅卷、会见被告人毕万君和参与今天的庭审活动,对本案事实已有较为详细的了解。本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毕万君犯抢劫罪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限制减刑,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现根据今天的法庭调查,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一审法院适用修正后《刑法》第五十条第二款即“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同时适用限制减刑”的规定对毕万君限制减刑,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不溯及既往”和“从旧兼从轻”的刑法原则。

    《刑法修正案(八)》在原刑法第五十条增加第二款“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

    《刑法修正案(八)》自2011年5月1日生效实施,而本案发生时间为2011年1月21日。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和“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本案依法不适用修正案(八)关于限制减刑的规定。

    一审法院之所以对毕万君适用修正案(八)关于限制减刑的规定,原因可能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法修正案(八)>时间效力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该《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被告人具有累犯情节,或者所犯之罪是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罪刑极其严重,根据修正后刑法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不能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而根据修正后刑法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同时决定限制减刑可以罚当其罪的,适用修正后《刑法》第五十条第二款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还颁布了《关于死刑缓期执行限制减刑案件审理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也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可以在作出死缓判决的同时决定对被告人限制减刑”。

    修正后的《刑法》第50条第2款规定以及相关的司法解释均表明限制减刑属于刑罚执行中的问题,是一种对被告人加重处罚的情形。该规定是将被告人在《刑法修正案(八)》生效之前的行为适用修正后的从严规定进行惩罚,并不体现有利于被告人的刑法基本理念,违背了“罪刑法定原则”。《解释》中虽然说是为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而进行限制减刑的溯及适用,但是仔细分析不难得出,如此规定不仅不能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也忽略了罪刑法定原则的应有之义,存在不尽合理之处。

    更值得一提的是,《解释》第二条第二款已明确规定适用限制减刑有个前提条件,即“根据修正后刑法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不能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而根据修正后刑法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同时决定限制减刑可以罚当其罪的,适用修正后《刑法》第五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款规定使用了两个“修正后刑法”,也就是说,首先案件本身必须适用修正后刑法,其次还要具备“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不能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的情形,两个条件完全具备之后,才能考虑适用限制减刑。

    或者,被告人毕万君的犯罪行为按照修正前《刑法》应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法院认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过重的,可以根据刑法修正案(八)判处死缓,同时决定限制减刑。在此情况下也可以适用修正后的刑法第50条第2款的规定,符合“从旧兼从轻”的原则。结合本案,毕万君的犯罪行为按照修正前刑法的规定是否应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辩护人认为,不是。毕万君虽直接实施了抢劫杀人行为,但还没达到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程度,因为其还具有诸多从轻处罚情节(受指使实施犯罪、认罪态度较好、系初犯等)。而且,一审法院已认定被告人毕万君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一审判决书这样表述“本院认为:……被告人毕万君直接实施了锤杀被害人的行为,罪行亦极其严重,鉴于其是在被告人孙琳指使下实施了抢劫杀人行为,可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但应当对其限制减刑。”通过一审判决书的表述,一审法院首先认为被告人毕万君的行为可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然后再决定对其限制减刑,而不是首先认为毕万君的行为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因考虑到是在被告人孙琳的指使下才实施抢劫杀人行为,故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同时限制减刑。根据一审判决书的表述,对毕万君适用限制减刑已违反法律适用原则。

    辩护人提请合议庭,严格遵守“法不溯及既往”和“从旧兼从轻”的刑法原则,纠正一审法院在适用法律上的错误。

    二、上诉人孙琳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主指作用,毕万君的作用明显低于孙琳。

    本案系共同犯罪,案发前孙琳即多次提议要杀害任家堂,案发当天晚上,又趁被害人醉酒后指使毕万君实施抢劫杀人行为。案发后,又提议焚尸、抛尸,又提出串供和逃避追究的方法。很明显,从案前案后孙琳的一系列行为,足以说明孙琳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主导作用。毕万君在犯罪中的作用明显低于孙琳。

    三、被告人毕万君属于边缘智力人群,又受被告人孙琳指使而实施犯罪行为,对毕万君量刑时应当充分体现这两方面因素。

    边缘智力,属于智力水平分级的一种。根据智商值和适应能力划分的、处于平常智力(85~115)和低下智力(70以下)之间(84~70)的智力水平。边缘智力者是处于弱智与正常智力之间的人群,他们并非精神病患者,但与正常人的思维、处事方式又有区别。由于在个性发育方面存在问题,他们对于某些事情的反应,比一般人来得更激烈。边缘智力者往往带有边缘人格,遇到问题和挫折,他们会出现精神障碍。

    被告人毕万君出生于1990年8月9日,本案发生时间是2011年1月21日,案发时年仅20岁。虽然在法律上毕万君属于完全行为能力人和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但在现实生活中,其实还是个“孩子”。而被告人孙琳比毕万君年长17岁,平日毕万君又称呼孙琳为舅舅,在养狗场内受雇于孙琳,工作上听从孙琳的安排,长期以来形成一种雇工应当依赖雇主、听从雇主的思想。加之其属于边缘智力者,在面对雇主的指使实施抢劫杀人行为时不知反抗,完全听从于雇主孙琳的安排,又加上毕万君一直认为孙琳是警察,便对其盲目崇拜、言听计从,最终误入犯罪。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毕万君属于边缘智力,有完全责任能力。尽管毕万君有完全责任能力,但此次犯罪是受孙琳的指使和教唆,建议法庭能充分考虑毕万君属边缘智力者,又系孙琳指使而实施犯罪,对毕万君的量刑改为无期徒刑。

    四、被告人毕万君具有以下从轻处罚情节

    1、本案系被害人与被告人孙琳长期存在矛盾,被害人多次辱骂被告人孙琳、毕万君,语言过激,多次语言伤害被告人,遂让被告人孙琳产生报复心理,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害人对其中任一被告人有过错,所有被告人均可享受因被害人过错所带来的刑罚上的利益。

    《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2)被害人有一般过错或者对矛盾激化负有一定责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试行)》亦规定:“⑵被害人具有一般月过错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

    2、被告人毕万君属初犯、偶犯,又属于被他人指使实施犯罪。

    3、毕万君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在第一次接受侦查人员讯问时即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在二次庭审当中均能坚持如实供述。

    《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

    《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2)坦白司法机关已经掌握的罪行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

    综上所述,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毕万君犯抢劫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一审法院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限制减刑,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辩护人提请法庭,能充分考虑毕万君犯罪的原因和边缘智力的客观情况,以及犯罪后的表现等,给予改判无期徒刑。

    以上辩护意见,望请合议庭采纳。谢谢!

     

    辩护人: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

    郭爱、付磊 律师

    二0一二年七月十八日